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夜少,总统套房已经开好了。”

    “嗯。”

    “那个……”

    “不该问的,不要问。”

    “是。”

    电话挂了,雷俊的心却难以平复。

    他刚才想问的,是夜少一个人住,还是和……别人。

    一直以来,除非必要,夜少都会选择回家里,不会在外夜不归宿。

    但是,今晚夜少则是破天荒在外留宿。

    “难道……夜少看上哪个女人了?”一个荒谬的想法,跃于雷俊的脑海,但他连忙摇了摇头,“不可能!H市怎么会有让夜少看得上的女人呢?”

    心里的好奇,让雷俊很渴望知道夜少开这个总统套房,是他一个人住,还是两个人……

    夜锋可不管雷俊会怎么想,他就这么抱着星舞,带着她妈来到了503…

    总统套房的规格很高,空间很大,整个房间最耀眼的,就是那一张两米大床。

    夜锋瞥了眼那一张大床,抱着怀中的星舞,走了过去。

    忽然,星舞在他的怀中动了动,竟然很享受地用脸蹭了蹭他结实的胸口。

    夜锋的眉头拧得很紧,浑身寒意弥漫,要不是考虑到星悦还在旁边,他一定会将这个家伙直接甩到床上。

    连女孩子都没有这么对他的权利,偏偏这个死娘娘腔拿了这个的第一次!

    来到床边,他很不客气地将星舞丢在床上。

    星悦看到夜少这个动作,被吓了一跳,还好这床很柔软,这么摔倒是摔不痛。

    “夜少,谢谢你。你的恩情,我们会铭记于心的。”星悦连忙上来,躬身感谢。

    “有需要,找前台。”

    夜锋淡漠地说了句,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准备离开。

    刚一抬步,一双手从背后,迅速地环绕过来,两条腿也缠了上来。

    “啊!小舞!”星悦惊呼一声,就这么看着星舞像一个树懒般,攀上了夜锋这棵“大树”。

    但看她还是闭着眼,竟然还在熟睡。

    夜锋的嘴角在抽搐,目光冰寒得吓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让房间的温度骤减。

    这么可怕的气场,让星悦这个普通妇人不知所措了。

    忽然,夜锋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身体微微一抖,竟然很轻松地就从星舞的环抱中脱离出来,随即一把将她重新丢回床上。

    为了不让这个家伙再乱来,他抓过一张被子,将星舞捂得严严实实。

    见她似乎老实了,夜锋匆匆地走出房间。

    在他走出房间的一刻,忽地顿了顿,又看了眼床上的星舞。

    如果不是看你身上有点价值,刚才的行为,就该杀了你。

    接着,他随手调了下空调,便一个箭步,走出了房间。

    星舞是无法想象,刚才竟然对夜锋做出那么轻薄的事情。

    只是,沉睡中的她感觉,自己抱着一个充满灵气的东西,很贪婪地吸收着那一浪浪的灵气。

    星悦见夜少走出房门,不由得松了口气,夜少的气场太强了,根本就不是她这个普通人能够承受的。

    还好夜少没有发怒,否则也不知如何是好,他可是比杨小龙更可怕的人物。

    星悦坐在床边,目光柔和地看着星舞,抬手为她捋了捋额前凌乱的发丝。

    “小舞,妈妈将你当成一个男孩子来养,是不是错了?”她第一次对自己的选择产生了动摇。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