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廖文逸走到那个花瓶跟前,掏出了一个放大镜,认真地鉴定起来。

    良久,他舒了口气,将放大镜收了起来,看了眼众人。

    夜锋一脸淡然,随意地靠在了墙上,即使他默不作声,但周围的人都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怎么样?”杨小龙忐忑地问道。

    “这个花瓶…是赝品。”廖文逸沉声道。

    “不可能!”副会长立刻站出来,辩驳道:“这明明是真品,不可能是赝品。”

    廖文逸转过来,双眸凌厉地盯着副会长。“你是在质疑我咯?”

    “不,不是……但……”

    “副会长,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廖文逸冷笑,“这个花瓶是你最近收的,后来发现是赝品,就寻思着出手。没想到,你竟然想将这个赝品出给龙哥啊。”

    杨小龙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副会长,你可以啊,竟然坑到我的头上。”

    “龙哥,我,我……”副会长是慌了神,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他似乎已经预想到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廖会长,你们古玩协会出了这样的败类,你给个话吧。”杨小龙瞥了眼廖文逸。

    “从现在开始,副会长不再是我们古董协会的人。”廖文逸冷淡地说道,直接判了副会长一个死刑。

    “好。”杨小龙点了点头,随即对夜锋笑道:“夜少,我们这边需要处理点事情,明日有时间一定请你喝茶。”

    夜锋懒懒地起身,推了推眼镜,走到星舞身边。“你们可以走了。”

    “等等。”星舞没有走,而是对一脸懵逼的星悦说道:“妈,你那五万块呢?”

    “在,在我这。”星悦迷迷糊糊地将五万块取了出来,递给了星舞。

    星舞接过五万块,走到杨小龙的跟前。“不管这个花瓶是不是赝品,我妈弄坏了它,这是事实。”

    说着,她从五万块中抽出了一张一百块。“这个赝品,也就值个五十块,多出来的五十块,就请你们喝茶吧。”

    哈?杨小龙是愣住了。

    这个家伙不仅赔他钱,还说多出来的五十块是请喝茶的,还真是大方啊。他心里是一阵无语。

    夜锋眯着双眸,深深地盯了眼星舞,连他自己都不曾注意,单薄的唇角竟然微微扬起,露出了一个似有若无的微笑。

    从房间里出来,星悦还没回过神来,她知道夜少是什么人,也知道廖文逸是什么人,这都是遥不可及的大人物啊。

    然而,这些大人物莫名其妙地就出现了,刚才还帮她脱身。

    “妈,你还好吧?”见星悦神色恍惚,星舞关心地问了句。

    “没事,只是感觉像是在做梦。”星悦的眸光闪烁着泪光,抬手抚着星舞的脸。“小舞,终于变得坚强。今天,不仅没有被刚才的场面吓到,还保护了我。我真的很开心。”

    “嘿嘿。妈,以后你就由我来保护。”星舞咧嘴一笑,笑得很洒然。

    夜锋见到这一抹笑容,不禁微微顿足。

    今日廖文逸约他来明珠饭店吃饭,刚进来就看见星舞急匆匆地跑上二楼。

    经过一番了解,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接着,他竟然就这么理所当然地带着廖文逸过来,走了个过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