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大清早,阿诺只觉得胳膊重的很,人还没彻底清醒就觉得自己怀里抱了个人,睁眼一看,睡前怀里抱着的还是一只白团子,这会儿变成人了。那轻柔的鼻息透过衣料喷洒在自己身上,阿诺下意识想要躲一躲,只觉得被那热气一过,浑身酥麻不得劲。低头朝被子缝隙里看了一眼,好在是穿着衣服的。真不知道妖兽变形到底是个什么规律,衣服竟然还自带。

    小心的动了动,可是他动作再轻,要将自己身上的脑袋挪开,也不可能不把人弄醒。白灼轻看了他一眼,然后翻了个身抱着被子继续睡了。果然还是人形好,兽形太小,哪怕四肢大张能占据的地盘也就那么点,人形可以将阿诺挤到边边角角去!

    当阿诺穿起一身像是制服一样的军服时,白灼轻才知道,阿诺竟然还要回学校上课。不过在修真界也是有好多宗门的,那些宗门里面好几百岁的都还要去上课,想了想也就不觉得奇怪了。只是他觉得阿诺去上课纯粹就是浪费时间嘛,阿诺要学什么他完全可以教啊!

    阿诺穿戴好,这才看向懒洋洋躺在床上侧身看着自己的小白,问道:“想以人形跟我去还是兽形跟我去?”

    白灼轻从自己身后捉出一条尾巴,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揉捏着那条白色的尾巴,百无聊赖道:“我干嘛要跟你去,你去上课是受人管束的,我才不要。”

    阿诺笑了笑:“学院并不是你以为的那样,只有一二级才是受人管束,三级以上只要完成学分任务就行。”

    “那你是几级?”

    阿诺道:“四级,最高是六级,只要完成了学分就能毕业了。”

    白灼轻抱着尾巴嫌弃道:“那也就是说你也不是最厉害的,你上面还有更厉害的是吧。”

    阿诺见他发懒的小样就好笑,走上前摸了摸他抱在怀里的那条尾巴,惹来小家伙的怒视,这才道:“人外有人,天外还有更广阔的天呢,世界上哪有最厉害的存在,我们以为异能十二级便是尽头,不断的朝着那个目标奋斗着,可是对你来说,哪怕异能二十级都不够看,就像你那个世界,九重散仙之上还有真仙的存在,那么真仙之上是不是还有更厉害的存在只有到了那个层面才会知道,所以永远不要小看任何一个人。”

    白灼轻最烦阿诺给他上这种思想教育课了,他是那么没分寸的人吗!赏了阿诺一个白眼,抱着尾巴翻了个身。阿诺瞄了他两眼,正把被子掀开了一半,就被白灼轻给翻过来压下了:“你干嘛!我还没说要起床呢!”

    阿诺道:“我就好奇这尾巴长在人身上是什么样的。”

    白灼轻爱惜的伸手摸了摸:“尾巴就是尾巴,还能什么样!”

    见小白炸着毛都不给他看,阿诺也不再惹他,说道:“真不陪我去学院?在完成今年的学分之前我可都不会回来的。”

    “那你要是完成了剩下的所有学分,是不是马上就可以毕业了?”

    阿诺道:“理论是这样没错,但没人会傻的做出这种事来。”

    白灼轻不解:“为什么?”

    “有很多资源都掌握在学院手里,就像域外赛场那样的环境,有些地方的资源都掌握在各大院校手中,虽然那些地方生长出来的东西对你来说可能就是一堆杂草,但对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全都是宝贝好东西,如果仅凭自己想要得到那些东西很困难,起码没有学院给出的信息,你连哪里有都很难知道,所以有些人即便早就可以做满学分,也一直留在学院里不愿意毕业。”

    阿诺一边将一些生活用品打包放进戒指中一边道:“更何况,学院之所以能够成为帝国第一学府,那里面的师资力量自然是最好的,只有学校的学生才能随时去请教老师,离开了学府再有什么问题想要请教老师那就难了。”

    白灼轻懂了,这还是跟他们那里的宗门类似,好多秘境之类的地方,只有各大宗门才有渠道,一般的散修除非逆天狗屎运,不然一辈子都碰不到。

    白灼轻又好奇的问道:“那总不能一直赖着吧?”宗门并非那种纯粹的学府,自然是人越多呆的越久越好,学府里如果人满为患,那岂不是乱套了。

    阿诺道:“每年都会有最低学分要求,如果无法达成最低学分,那就要被开除学籍,所以哪怕再不愿意走,也总有完成学分毕业的那一天,所以很多人会在那一天之前选择阵营,给自己谋一个更好的出路。”

    白灼轻又道:“可你不是元帅吗,元帅应该是很厉害的吧,既然那里有比你还厉害的人,那他们也都是元帅吗?”

    阿诺摇头道:“整个帝国有五大势力,四大帅,一总统,我父亲是四大帅之一,而我又是独子,当我成年后有了一定领兵作战的能力,帝国政府直接授予我元帅军衔,如果我父亲不在了,我自然会继位大帅,这也算是为了稳定军心做出的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