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万子昂今年不过六十岁,相当的年轻,当初他凭着一腔热血前往域外,在域外呆了整整二十年,后来因为母亲去世前哭着求他不要再去域外战场,一定要留在亲人身边好好的活着,不求大富大贵荣誉加身,只求平平安安的活着,他这才不得不从域外战场退回来。但对于家族生意,他实在是没有兴趣,于是开始猎金者的生活。

    万子昂只是不喜欢那种按部就班的生活,但既然答应了母亲要好好的活着,那种过于危险的地方自然也是不会去的。家里每年都有分红,他的生活来源本来就不用愁,再加上偶尔猎捕到一些珍贵或者比较受欢迎的异兽,日子过得简单舒心。但是所有的灾难似乎在一夜之间发生,发生的令人措手不及。

    他一个相交多年的好友接了一个不算容易,但也不算太难的任务,那位好友近段时间家里出了问题,急需用星币,所以打算稍稍冒一点险。但只要做足万全的准备,加上一个有经验的人带领,这个任务还是没问题的。

    好友找到他的时候,万子昂并未推脱就直接答应了。既然好友遇到了困难,却没有直接向他寻求经济援助,其他方面能够多帮一点就帮一点,反正那任务对他来说一个人都能完成,并不算多难。但是就是这个对他来说不难的任务,却遭到了埋伏。

    后来万子昂被逼着进了异兽密集的区域,那是再老练的猎金者都不敢轻易进去的地方,人类异能者的气息对异兽来说是最具诱惑力的美味,一旦踏入异兽密集的区域,那将要面对的可不是一头两头,极有可能是整群整群的出现。

    那群围攻他的人在外围地带整整巡守了大半月,确定一个重伤的四级异能者根本没能力熬这么久,这才带队撤离。而那时候的万子昂因为进入异兽密集区后,意外的遇到了曾经在域外战场上合作过的部队,已经被他们从另一条道带了出去。

    只是令万子昂没想到的是,等他好不容易脱险回家,整个家已经彻底的没了。他姐姐那事可能是意外,但万家的公司绝对是有人陷害。他大哥他清楚的很,为人不说老实巴交,但他自有做人的原则,定然不会做那种违背良心的事情。但是他现在已经是废人一个,还是一个烧星币篓子,别说去调查真相,就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了。

    现在大哥远走,自己身边只剩一个被廖家赶出来的廖少杰。少杰也算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从部队出来之后,关于少杰的教育全都是他在操心,再加上他们两人年龄相差也并不算太大,可以说不像一般的长辈,更加亦师亦友。

    出事后,所有的担子全都落在了廖少杰的肩上,万子昂现在只能像个废人一样躺在床上。他这些年留下的积蓄,如果廖少杰能够像普通人那样省吃俭用,再找份正经工作,还是可以平平顺顺过下去的。

    不过万子昂一提这个话头,廖少杰直接炸了,但却并没有跟以前那样暴躁狂怒,而是乌沉沉的眸子看着万子昂道:“反正大舅去向不明,我只剩你了,如果你不想活了,那我跟你一起死好了,免得我活的像个笑话。”

    万子昂自然不是那么轻易认命的人,如果廖少杰当真选择了他给他规划的未来,那么万子昂就会离开,哪怕去找曾经的朋友寻求帮助,他也不会继续留在这里,至于今后的廖少杰,他只能保证自己在有能力的情况下给予一定的看护,但不会再对他要求太多。

    不过令他欣慰的是廖少杰并未如此,反而因为家逢巨变,一夜之间长大了,努力的扛起一切。万子昂看着那向来养尊处优的小子一天兼职好几份工,甚至不怕丢脸的将曾经挥霍无度买来的物品低价卖出。就连曾经那些狐朋狗友的奚落,也能隐忍下来。万子昂知道少杰如此忍耐全都是为了自己,一旦光疗因费用停下,他的情况随时都有可能恶化,所以廖少杰不顾一切的也想要赚星币为他治疗。

    说实话,廖少杰的变化真的太出乎万子昂的意料了,他原本以为就算是要从这样的打击中振作起来,怎么都要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他已经打算冷眼旁观,只有经历过事情,才能扛起一片天,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熬得过去,如果廖少杰凭自己的能力扛过去了,哪怕最后他不在了,廖少杰也能好好活下去。

    但廖少杰做的比他预期的还要好,只要过了这个坎,廖少杰一定会成长为一个非常出色的人,如果有那个时间给他成长的话。

    看到忙碌了一天,一回来连口水都没喝就跑过来查看他情况的人,万子昂无声的沉默着,见少杰熟练的给他换药喂汤水,他这才发现,那个总是跟他唱反调最后被他武力镇压,似乎每天都在各种不满各种暴躁的少年,已经长开,已经不能称之为少年了,而成了一个似乎可以依靠的青年。

    万子昂笑了笑,轻声开口道:“小杰。”

    廖少杰瞪了他一眼,依旧有些嘴贱道:“你别说话,反正你开口也没好话。”那种让他放弃拿着余下的星币自己过生活的这种话,听一次火大一次,但小舅现在身体不好,他又怕自己在外面隐忍的憋屈会因为小舅的话而爆发,他怕自己冲动之下说些口不择言的话伤人伤己,所以干脆什么都不听,埋头做就是了。

    万子昂见他这样反倒是微微松了口气,就怕这小子将自己绷太紧,啪地一下就断了。伸手在他很久没有精心打理过的脑袋上揉了揉,说道:“小杰不用担心,我会联系一个朋友,到时候我们去他那儿,治疗费用不担心,就是以后等小舅好了,恐怕要小杰陪小舅一起还债了。”

    廖少杰想要将头上的手挥开,却又担心伤到他,只得将自己脑袋偏开,看着万子昂不说话。

    万子昂微微挑眉,笑道:“小杰这是不想帮小舅还债?唉,好吧,那小舅自己一个人来还,还个百八十年的,差不多也该够了。”

    廖少杰顿时粗声粗气的朝他吼了一声:“你闭嘴!”他就奇了怪了,不管是大舅还是他妈妈,都是说话温柔,带了些儒雅的,虽然小舅说话似乎也没什么不同,但每次听到小舅说话,真是怎么听怎么不顺耳。

    吼完之后,见到小舅果然闭嘴了,还委屈的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