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叶不言挑眉,看着向她命令的涂师妹,“你说什么?”

    她没有听错?向她要东西,还用命令的口吻?

    谁给她的脸?

    “我说,任务只要两颗兽核,你用不着那么多,把它给我们。”涂师妹沉声重复着,一脸不满叶不言要她重复一句。

    墨倾城听的楞了一下,“你有病?你猎杀的辛苦,不言猎杀的就不辛苦?要东西还敢命令,你当自己是谁?”

    “兽核是你们猎杀得到的吗?叶不言一个人阶灵力废材,她没死在魂兽爪下已经算厉害了,我看这兽核是御王给的,让她作弊用吧。既然这么多,直接给我们,帮她分摊一点,我们会保守这个秘密的。”

    “……”

    墨倾城听的目瞪口呆,现在不仅是命令了,而且还是施舍的语气,好像叶不言给她们东西,还是不言的荣幸?

    这,她知道赵嫣然她们为非作歹,到处欺负人,可却不知道,竟然还有如此无耻的一面。

    “那是我们不言猎杀的,才不是御王给的!”墨倾城涨红了脸,替叶不言辩解着,见过她的厉害,就不想有人小瞧了她。

    涂师妹无所谓的耸耸肩,“是她猎杀的那最好,把所有兽核都给我们,你们再去猎杀就是了,反正你们杀的很容易的嘛。”

    墨倾城听的直咬牙,真的是越来越无耻了!

    “涂师妹不要这样说,猎杀魂兽,终究是危险的,让她们去猎杀,葬身兽腹的话,你可要自责万千的。”赵嫣然幽幽开口,却没有半点要帮的意思。

    现在她已经不打算讨好叶不言了,那她该如何,就如何了。

    涂师妹鄙夷的上下打量了一眼纵横发展,一身肥肉,因为生气而将肉脸五官挤在一起的墨倾城,直讥讽着,“一个胖的流油,一个废的跟柴似的,魂兽看着都下不去口,怎么可能葬身兽腹。”

    “你说谁废材呢。”墨倾城怒的直接撸起袖子,大步上前就是要去揍涂师妹。

    赵嫣然伸手一挡,拦住了她,“墨师妹可不要以强欺弱。”

    叶不言伸手将墨倾城拉了回来,淡淡开口,“倾城,别跟她计较。”

    墨倾城气的脸都青了,“她太过分了,自己没本事,总是仗着门规,仗着赵嫣然,四处挑衅欺负人。”

    她胖她承认,她被骂的习惯了,也就算了,可不言不是废材,也不是她说的那样,这就让她受不住,就想将这个走狗,也打死算了。

    也不知道不言哪里来的好脾气,被说成这样了,竟然还无动于衷。

    “墨倾城,你说的人,是叶不言吧,没本事,又废材,有现在的一切,还不都是因为御王。”涂师妹见有人护着,说话更加不客气了。

    叶不言挑眉看着她,轻呵了一声,看着绿树成从的森林,吹起了清脆的口哨。

    她的口哨声刚落下,便听得阵阵兽吼声,感受到大地微微震动,这让众人脸色大变,再抬眼,却见森林之处,二三十只巨大的快要低级后期的魂兽,已经虎视眈眈的包围了过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