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当年是雪狐一族逼着猞猁一族逃到了这雪山北部,如今发展壮大找雪狐一族报当年之仇。

    “哼,猞猁王,我不说太多是给你们猞猁一族面子,当年我们雪狐一族为什么要赶着你们离开,你们心里没数吗?”

    “你们猞猁一族在整个兽界的口碑难道你们心里没底吗?你们自私骄傲又狂大,当年我们也算是在雪山一隅和平相处。。。”

    “可是你们屡次侵犯我们的领土,甚至在我们的领土上猎杀我们的猎物,更让兽类无法忍受的是,你们对多少弱小兽进行了赶尽杀绝,连幼兽都不放过!”

    雪狐王似乎也是忍无可忍,直接开怼了,道出当年的真相。

    “还让我继续说吗?还记得被你们直接灭了一族的雪兔吗?你们称霸整座山头,肆意猎杀食物,造成许多族类几乎灭绝,我们雪狐一族去劝说,还被赶出来,甚至嚣张狂妄的嘲笑。。。。”

    “不错,我们承认,你们猞猁强大,我们雪狐的确不是对手,但是当年为什么我们雪狐一族还可以逼着你们离开那片区域,难道你们的先祖就没对你们说吗?”

    雪狐王大义凌然,直接走近了几步,直勾勾的看着那猞猁王,似乎已经将生死置之事外。

    它不能让雪狐一族的名声败坏了,当年的真相必须说出来。

    猞猁王神色忽然有些不正常,甚至有些紧张的样子,面对雪狐王的靠近,看着对方那气势,强撑着身子站直了。

    “这有什么错?那些弱小兽本来就是我们的食物,我们吃了它们这是天则。”

    猞猁王自然不肯承认错误。

    “看看吧,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弱小兽是我们的食物不错,可是却不是天则,因为雪兔的消失,让我们这些食肉兽少了多少食物,这就是你们造成的后果!”

    “当年,若不是你们触犯了所有食肉兽类的忌讳,它们也帮着我们雪狐一族来对抗你们,你以为我们雪狐一族能够把你们赶走吗?”

    “猞猁王,以前的事也就算了,我们自认为的确有错,也愿意退让,希望你们不要执迷不悟,重蹈覆辙,不然,就算没了我们雪狐,还会有其他食肉兽会对付你们的,做兽的,也要给自己留条路才对。。。。”

    雪狐王一气呵成,说的是有理有据,而且最后再劝慰一下,听的七七都忍不住想要喝彩了。

    这雪狐王绝对是个人才啊。

    雪狐在一旁听得也是目瞪口呆,原来事情有反转啊,当年的真相竟是这样。

    这猞猁一族的确是不厚道,当年也是罪有应得。

    猞猁王却是停顿半刻,轻轻一笑。

    “说完了?不错,你说的都对,可是我们也不认为有错啊,更何况,当年是你们雪狐一族领头的,我们自然也要找你们来报仇,这没毛病啊。”

    “嘻嘻,你们难不成还指望着其他兽类来帮忙?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会选择这个时候来攻击你们吗?”

    猞猁王洋洋得意,丝毫没有被触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