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好吃……好吃!”夜倾羽第一次吃的这么没有形象,不一会儿就空了碗,“再来一碗。”

    沐擎天在吃了几口之后,手里的动作速度也无形中快了一些,原本只吃一碗米饭就饱的,今儿个破天荒的吃了两碗。

    吃完了饭,紫苏和芜娘忙着去收拾残局,苏瑶捧了一碗用山楂干泡的茶坐在院子里悠悠的喝着,她的旁边,夜倾羽跟她一样喝着消食的山楂茶,沐擎天则坐着看着苏瑶。

    “苏娘子的手艺已经是天下无敌了吧,窝在这山野里真是可惜。”夜倾羽一脸满足的说道。

    苏瑶动了动眉,“这就天下无敌了,你未免也太容易满足了,看来夜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有,至少这美食就没有真正的尝过。”

    “不是吧,难不成苏娘子你还藏了一手?”夜倾羽扫了一眼正低着头看着茶杯的苏瑶。

    苏瑶恍惚着觉得自己来到了古代还是一个梦,低低的说道:“任何事情都没有极致,有的只是突破。”

    沐擎天握着茶杯的手不由得一震,看向苏瑶的眼愈发的幽深。

    苏瑶将茶杯往边上一放,侧过头去看向两人,“两位用完茶还是请走吧,虽然我并不介意,但寡妇门前是非多,还望两位原谅则个。”

    “寡妇?”一直不出声的沐擎天突然的问道,两只眼睛定定的盯着苏瑶。

    “咳咳……”苏瑶被这视线盯得不由得莫名的心虚,但还是挺了挺脊背,“如公子所闻所见,民妇只是一个丧夫独居的寡妇。”

    本来也是,未婚有孕,怀的还不知道是谁的孩子,那个臭男人也不值得她留什么口德了。

    沐擎天也不说话,只是那样看着她,良久才收回视线,对着夜倾羽说道:“走吧。”

    好不容易送走了两尊佛,苏瑶这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虽然两个人都没什么恶意,但还是没有人的自在,尤其是那个黑衣男子的眼神,怎么就看得他心底突突的。

    “小姐,人走啦?”紫苏和芜娘已经收拾妥当了来到了大堂,“这什么醉玲珑的东家自己来打秋风就算了,居然还带朋友一起来,真当我们这里是酒楼了。”

    “紫苏,这样的话就不要说了,现在我们能过上好日子也多亏了醉玲珑,而且刚刚那位公子是夜家的嫡长子夜倾羽,怎么说我们也得罪不起。”芜娘在一边提醒道。

    紫苏撅了撅嘴,“明明是小姐让醉玲珑赚了钱嘛……”

    “好啦,紫苏,芜娘说得对,我们现在啊多个朋友比多个敌人强。”苏瑶弹了弹她的额头,紫苏捂着额头喊道:“小姐,你又欺负我。”

    “小姐我啊,是最心疼你,今儿个去城里买了点布料,你和芜娘一人做两套冬衣吧,现在就开始做,省的到时候来不及。”苏瑶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蛋。

    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