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是!”

    林伽蓝真的是从来没见到萧爷这么愚蠢过!

    以往她在他身边的时候,可从来没见他像今天这么冲动过。

    甚至,还把自己搞得满身是血,狼狈极了。

    萧爷轻轻的笑了笑,笑得意味深长,没有多说什么……

    “没话说了是不是?你自己也觉得自己蠢吧?”

    林伽蓝轻声叹了口气。

    “以后给你的手下讲你的光荣事迹的时候,第一件便是,萧爷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开着车脑残撞进写字楼!”

    萧爷不可置否的扯了扯唇角。

    蠢不蠢,他自己知道就好……

    一行人到了警局,一一被带进审讯室,进行审问之后,又每个人交了一份自我检讨书,然后才离开。

    夏初见在回家的路上,都还忍不住感叹。

    “哎……没想到我人生第一份检讨,竟然是在警察局里写的……”

    她可真是盲写,也不知道字有没有写整齐。

    反正是足足交了一千字的检讨,她才顺利的出来。

    至于为什么要交检讨,也是她自愿的。

    她不想因为百里寒的关系,就搞什么特殊。

    军部那么多人,又不是百里寒一手遮天,她可不想让百里寒落下什么话柄在别人手上。

    “回去再写一份吧。”

    身旁的男人却突然幽幽的说了一句。

    夏初见脚步顿时停了下来,疑惑的偏了偏头。

    “为什么回去还要写?”

    男人垂眸,墨色的瞳孔里掠过一抹幽沉的光。

    “怀有身孕还在街头打架斗殴,难道不应该写检讨?”

    还好夏初见没出什么事。

    否则的话,他非得把那几个狗儿子的狗命取走。

    “这事吧……”

    夏初见自知理亏,当下便软了声音,纤白的手指轻轻拉扯住了男人的衣袖。

    “百里……我知道错了……我回去就写检讨……”

    女人粉嫩的唇瓣一开一合的,泛着些微水光,百里寒眸色微微暗了暗,随后强迫自己移开了目光。

    大概是禁欲了二十六年所带来的后遗症,他现在一看到夏初见,就想犯罪……

    “百里……”

    就在百里寒极力克制着自己,不要去想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尤其是夏初见现在还怀着身孕,更加需要节制的时候。

    女人却又忽然轻轻的喊了他一声。

    “怎么了?”

    百里寒拉开车门,让夏初见先坐了进去,然后自己才坐进了驾驶座里。

    夏初见低垂着头,斟酌了一下语句,随后意有所指的问道。

    “百里,你今天帮我上药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同的地方?”

    “嗯?有什么不同?”

    百里寒眉峰轻微蹙起,随后回答。

    “是更加好看了一些吗?”

    夏初见闻言,却是疑惑不解……

    不应该啊……

    今天白天的时候,她把美瞳取下来了。

    而百里寒亲自给她的眼睛上药,不可能没发现她眼睛的颜色变了啊……

    “百里,你真没发现有什么不同?”

    百里寒抬眸,看着后视镜里映照出的女人疑惑的模样,眸色微微沉了下去……

    到底是哪里出现了纰漏……让夏初见察觉到了什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