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自从来了祖宅,就没见到过半分银钱,大小姐的身子又不大好,吃穿用度都要讲究些,可就算她和紫苏做点绣活也根本补贴不了。

    芜娘和紫苏扶着脱力的苏瑶躺在床上,苏瑶看着两张担忧的脸,打着补丁的麻衣刺得皮肤上有些疼,她的心里却一阵温暖,笑着道:“别这样苦着脸,弄得我像是真有绝症了似得。”

    “大小姐……”紫苏本来就比苏瑶还要小两岁,心里也藏不住事,“我们马上连吃的都没了,要不我去路上堵堵丞相,让他……”

    “这个想法想都不要想,他们不给我们,我们自己想办法,总也不至于饿死。”苏瑶是彻底对这对女儿不闻不问的父亲死了心,她将先前的银簪和玉佩拿出来递给芜娘,“这些可以拿去当掉,先用着,等我这两天歇好点了再想点办法。”

    “二小姐的东西能当掉吗?丞相府还有一些势力,真要当掉大人那边立刻就能知道实情了。”芜娘迟疑的握着手里的东西,刚刚大小姐用这两样东西外加自己的性命才逼走了二小姐,眼下就将东西当掉,若真被苏家的人看到了肯定会物归原主,到时候林姨娘和二小姐肯定免不了添油加醋一番。

    苏瑶一只手指勾着自己的一缕秀发把玩着,“我记得好像有跟丞相府不对头的势力吧,貌似他们也有开当铺的,你把东西当进去了,绝对没有什么后顾之忧,放心好了。”

    芜娘心里一亮,以前的大小姐从来都不操心这方面的事情,只是一味的沉浸在书卷里,没想到她倒是记住了这些。芜娘细细的瞧着苏瑶,总觉得大小姐有些地方不一样了,没有以前那么浓厚的书卷气,反倒多了一分睿利。

    “好,我这就去,顺便买点米回来。”

    紫苏在一边笑着说道:“芜娘,这下子大小姐的秋衣也有着落了,不如顺便带点布匹回来,不然再晚些时日都赶不上穿了。”

    苏瑶侧过脸来,看着眼前的两人,身上都穿着粗麻葛衣,芜娘的衣衫上还有缝补的痕迹,看她的时候双眼眯着,似乎这样才能看得清楚。

    记忆里,很多个夜晚,芜娘和紫苏都是在坐在桌子边,一盏油灯微弱的光芒下绣着绣品,不然她们也不可能支撑几个月,紫苏年轻相比起芜娘来说轻松一些,芜娘的眼睛恐怕就是这样坏掉的。

    丞相府的那个父亲将他们送到这里,不问生死,苏玥的母亲不让她们带出任何的东西,更没有给过月钱,以前的苏瑶十指不沾阳春水,娇气逼人,身子还差,这就是所谓的没有公主命还有公主病的典型。

    苏瑶眼眶有些发热,这一世的情况跟她前一世的很多人事都有些重合,她轻柔的开口,“我的就不必了,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