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牙尖嘴利。”

    冥北牙冷哼一声,竟也坐在陌时笙身下那块大石头上,将陌时笙往旁边挤了挤。

    她身子一歪,险些掉下去,手撑在石头上稳住身子时,腰间却一紧,整个人被强势揽入一个坚硬的怀抱里。

    “你有病吧?”

    陌时笙全身只穿了一件肚兜跟一条丝绸的裤子,被冥北牙拉入怀中时,上半身几乎紧紧贴在他身上。

    裸~露在外的肌肤能感受到从冥北牙身上传来的炙热,她面上都微微发热了几分。

    “你嘴里就只会这么几句话?”

    天天说他有病,冥北牙听都听腻了。他伸出手,用力扣住陌时笙的下颚,强迫她微微仰着小脸与自己对视,“今日遇到麻烦了?”

    “嗯。”

    想到今日发生的事,陌时笙郁闷的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哪个神经病,我都没看清他长什么样子。”

    冷冷的月光撒在陌时笙身上,冥北牙也在这是看清陌时笙的脖子上竟然有一条细小的伤口,他眸光陡然变冷,大掌轻轻覆上去,“这是他伤的?”

    “嗯。”

    陌时笙点头,感受到冥北牙那炙热的指腹贴在自己伤口上时,一阵暖流划过,带着痒痒的意味。

    没过一会儿,冥北牙便轻轻松开了手,蹙眉道:“你对所有人都只会说神经病?”

    “什么?”

    陌时笙微微一愣,呆呆的伸手去摸自己的脖子,察觉到那里的伤口愈合,当下便惊讶道,“竟然愈合了?是你帮我的?”

    看到陌时笙没认真听自己说话,冥北牙不爽的伸手一把将陌时笙面上的银色面具摘下来,力道绝对算不上温柔!

    陌时笙只感觉耳边一痛,然后面具就被摘了下去,她瞪大双眸,“还我!”

    “……”

    冥北牙不语,静静看着陌时笙那一张一合的小嘴,只觉得聒噪。

    鬼使神差间,他突然想到之间在陌时笙唇间汲取的甜美,喉结微微上下滚动。伸手扣住陌时笙的下巴,然后轻轻吻住她那看起来很甜美的红唇。

    冥北牙浑身都是热的,唯独这薄唇却是冰冷的。

    当陌时笙感受到自己又被占了便宜时,她便伸出小手抵在冥北牙胸膛前,不让他更进一步!

    然而陌时笙这微不足道的力道根本不被冥北牙放在眼里,他放在陌时笙腰间的大掌一用力,陌时笙的小手便被紧紧夹在俩人之间。

    软若无骨的小手抵在胸前,冥北牙只觉燥热更甚,他强势的撬开陌时笙的贝齿,舌头霸道探入陌时笙的小嘴,掠夺每一处的呼吸!

    “唔……不……不要……了……”

    陌时笙在接吻这方面本就是小白,偏偏男人在这些事情上就是无师自通,从第一遍的青涩,到现在能把陌时笙吻得浑身娇软,这进步简直是飞一般的快速!

    从陌时笙唇边溢出的低吟,冥北牙觉得动听极了,当下只想将怀里的小女人压在身下狠狠疼爱!

    终于,在陌时笙不能呼吸时,冥北牙总算是松开了她的红唇。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