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可这也太残忍了吧?她们可是神啊…”夜罗觉得小哥的说法有点颠覆自己对‘神’的认知。

    “神?”夜霄倏地挑眉,满脸不屑,嗤笑,“正因为她们是神,所以她们要的才会更多,因为一般人她们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

    “拜托,小哥,你这是阴谋论啊。”夜罗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要被颠覆了,犹在辩驳,“人家可是神啊,神威似海深,普渡众生,照拂世人的…”

    夜霄闻言却是满眼惊奇的看着夜罗,“你这都是听谁说的?”

    诶?

    夜罗一愣,“书上不都是这么写的?”

    “书是谁写的?”夜霄追问。

    呃…

    好吧。

    夜罗默了,“人写的。”

    夜霄点头,“噢,我还以为是神写的,那就太恬不知耻了。”

    “……”

    好吧。

    夜罗的三观彻底崩塌了。

    “那现在怎么办啊?”夜罗叹了一声,果断转移话题,“那依着小哥你所说,池家先祖为了池家的繁荣昌盛,答应以池家每一代最优秀的子嗣作为祭品献祭给帝之二女,结果没几年池家发迹了,却不想再搭上自家子孙的性命,所以他们转而又请了高人从东瀛抓来络新妇,害了它的孩子嫁祸给帝之二女,然后让络新妇对付帝之二女?卧槽!”夜罗突然一声惊呼,“尼玛,这池家的先祖很不是东西啊!用自家子孙的性命换取池家的前途,还出尔反尔?小人呐!”

    “差不多吧。”夜霄却显然对小人不小人什么的不是很感兴趣,只是想了想,方道:“所以想要解决池君的问题,根源还是在池君自己身上,冒犯并且禁锢甚至企图杀害一个神…”微顿,“我记得帝之二女,好像不是什么很大度的神明啊。”

    听夜霄这么说,夜罗却突然想到旁的事,惊恐道:“卧槽!小哥,听你这么说,咱们要是放了帝之二女,回头她俩不会带舜来找咱们报仇吧?”

    眼下的问题都没解决就开始担心舜,很显然,夜罗想太多了。

    路上两人又就帝之二女和池家的问题进行了一番探讨,得出的最终结论,想平息一个神明哦不对,是两个神明的愤怒,除非帝之二女宽宏大度不再跟池家计较,否则按照约定,池君是池家的九代单传,所以到了一这代,池君将会是池家献给帝之二女的祭品。

    这也就能解释得通为什么帝之二女每天都缠着池君不放了。

    因为他原本就该是帝之二女的祭品。

    至于为什么没直接把池君吃了补充法力,这一点夜霄想不通,夜罗就更想不通了。

    然后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帝之二女,她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按道理讲能够禁锢神的法门,除非从外面遭到破坏,否则帝之二女根本就逃不出来,自然也就没办法缠上池君了。

    可她们现在却逃出来了,这也就意味着法门被破坏了。

    池家的先祖当初既然敢用这个法门禁锢帝之二女,想必做的十分小心,应该不至于会是一个随便什么人都能发现并且加以破坏的存在。

    难道是池家人自己做的?

    这应该不至于吧?

    主要是没道理。

    以池家现有的产业,害了池君,对他们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好吧,夜罗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想不通的东西她可以不想,夜罗是一个坚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的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