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想要避开那道炙热的气浪,牛五方本来只需要后退几步一哈腰即可,但就在此时,刚才飞到他身后方的那道阴寒之气,却像阴魂不散的怨灵,骤然重新冒出,向着牛五方的背心射来!

    此时牛五方再向旁边闪躲已是来不及了,无奈,他只得不计形象的往地上一趴,将将避开。

    炙热与阴寒两道怪异的气息就在牛五方头顶上相遇,发出清脆的“叭”的一声,好像肥皂泡破裂似的。

    最好是两相抵消了。牛五方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对付的是什么虫子,就只能在心中暗自祈祷了。

    就在他想着是不是应该从一片残渣碎屑的地上爬起来时,那少年终于发声了:“老牛,别抬头,就地爬到我这边来,尽量把背放平!”

    少年语气很急,似乎形势很急迫的样子。

    牛五方不敢托大,只得依了那少年所说,像一只大蜥蜴似的,在地上迅速爬行过去,真是一点面子都不剩了。

    老刘岂肯放过牛五方?他站在不远处喝道:“穷寇宜追!”

    登时,牛五方只觉得刚刚消失不见的那一冷一热两道气息,顿时交织在一起,不阴不阳的,就像老刘的语气,朝着牛五方后背袭来!

    “快!”那少年喊道。

    牛五方此时也觉出危险了。背后这两道气息,完全不同于普通的真气,竟像是从地狱深处引出的,寒气可比黄泉之水,热浪又强过炼狱之火!他略一估算便知道,即便自己真气护体,也是无法应付这样的两道气息,定会被从背后到胸前给人家刺个对穿、钉在地上像是做成了标本!

    这是虫子?还是什么奇怪的术法?牛五方已经无法分辨了。他只能运转全身气脉的真气,推动自己的身体快速滑行向前。

    少年身前的那道“屏障”由胡乱叠在一起的座椅形成,彼此之间倒是有不少缝隙。牛五方看准了靠近地面的一个较大的空隙,屏息缩肚,像是一条泥鳅般,嗖的钻了进去!

    饶是如此,这道被座椅垒成的屏障,还是被牛五方给带的晃了几晃。

    “咚!”

    就在牛五方刚刚闪身躲进屏障后面时,一声仿佛巨石坠落的声响在他身后重重响起。牛五方这才得以喘息,回头看去,只见刚才自己倒地之处,烟尘弥漫,眼见着一个深深的大坑渐渐现了出来。

    “这是……”牛五方简直不知道该如何询问,这是刚才那两道气砸出来的吗?还是老刘的后手?

    少年示意牛五方再趴低一些,让混乱无序的座椅屏障尽量遮住他的头顶,方道:“那是阴阳两极虫,法力高强,几乎可以抵上一个顶尖修习者的真气。”

    “阴阳两极虫?”牛五方学舌道,只觉得拗口至极。而且这种虫子,在他修习如此多的年头里,竟是从未听闻过,不由问那少年道:“真有这样的虫子?不是你胡编的吧?”

    少年转转眼珠,道:“如果说这名字是我给它起的,算不算胡编?”

    “你起的名字?刚刚吗?”牛五方眼睛一瞪:“那就算。”

    “不是,那是我在很久以前起的……”少年眼睛眯了眯:“就是不知道他们现在还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